初谈生态和生态位

人生病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环境原因或遗传原因,但人平常不论生病是否(这里生病指表达出症状),他整个人就是生态。但是环境很干净不见得就是生态的,比如我们找到一个星球,它很干净,没有有害人类的物质存在,但没有生物赖以生存的物质(比如氧气),那么它就不是生态的,它这个星球就只是一个物质,没有生命力。同样的,对于一座城市有序健康的成长,它和人的身体健康一样的,要让城市有良性的生态循环,这里面就要求系统的考虑问题,千万不能一刀切,环境中污染的现象还会存在,因为我们要生产,那么如何减少污染并治理好污染这种思路就是生态的,反之一刀切把凡是污染的事业全部杀掉,那么就是不生态的,甚至要遭遇灭顶之灾的。
我们人的健康也是如此,我这次内分泌失调就感受很深,人可以有一定范围弹性的加班和休息,但是如果长期加班就整个生态健康系统发生恶性循环,导致病症,并要求调整。诚然,当一个人习惯好的极端到是一个机器人一样,这种也是不健康的,万一有一天有突发的情况,此人也不可能有处理突发应急的分泌系统。
所以我认为我们朝着生态的思维方式去事业和生活都是有益的,反之,如果我们过于纠结在保证很干净的环境或者很温暖适宜的环境下生活也是不正确的。我们一定要有看透这一切的世界观,不要怕酸甜苦辣,也不要担心疾病和死亡,我们要用平衡式奋斗来替代内卷式奋斗。
这里回归到我们思摩特的事业,思摩特当前的资源要朝生态进行监测,而不是环境监测。生态监测就是要监测生态系统中非常常规和非脆弱的参数提前获知,但并非这些太常规的参数就是没有用的,pH、Eh和EC这三个参数就是生态中的通用参数,而不是环境中的各种有机无机重金属等等参数,以上的有机无机重金属是环境中必然存在的,至于测量它的多少含量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就是长期要坚持发展技术去监测的,以前我们也不测社会运转也很正常(这和当前科技发展了,有高的医疗手段监测,人生病了要进行各种身体体检是一个道理)。这个事实就说明我们当前所活得这个时代下环境测量不一定就是很准的,这种仪器测量事业方向做不了大的事业。再说这些技术和我们的技术继承的关系不大。而pH值是一个系统的质子H的量化,Eh值是一个系统的电子e的量化,EC是一个系统电阻特征量化,这三个参数就是经典电子学来量化生态位,这才是评价生态健康的三大经典参数。反过来,这三大参数在人体健康中评估也是屡见不鲜,内分泌中最重要的也是检查体液的pH、Eh和EC这三个参数,其他血糖、血压和尿酸、血脂等等都是表达出来症状的参数,就好比自然科学中的具体环境参数异常了,等测到这些值的异常时,生态已经被破坏了。所以生态位的检测是评价健康、亚健康和疾病等的手段,解决问题上是先进于环境的。
思摩特科技有幸开展了pH电极的研究,近日进入Eh的电极的设计,储备了EC的测量技术,正此时,三参数的核心技术已然走向了思摩特,思摩特业务上也积累了广大的生态研究学者,理应进一步坚持深化和转换我们的成果,也要引领生态的圈子里面一同维持好我们的自然生态,同时也应积极推行社会经济生态化,相信不久将来这些社会问题也都需要借鉴自然生态的哲学。

王亮亮
2022.09.23

Posted in 未分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